<mark id="aideu"><button id="aideu"></button></mark>

    1. <listing id="aideu"><menuitem id="aideu"></menuitem></listing>
        1. <listing id="aideu"><object id="aideu"></object></listing>

          <listing id="aideu"><delect id="aideu"></delect></listing>
          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军娘之土匪女王

          第四十六章 线索

          重生军娘之土匪女王 杨宿雪 2034 2019-03-16 17:29:31

            “你躺着回话就好了。”沈清溪对苏浅水的恶作剧?#24425;?#24456;无奈,而这个安然还每次都中?#23567;?p>  安康也不勉强自己,重新躺好在床上,而安然则是安静地垂首站在一边服侍着。

            “在问他事情之前,我觉得应该把陆凡也叫过来,毕竟你叫他去调查鹿鸣村,陆凡在那里生活多年,必然有不少事情是可以提供线索的。”苏浅水并不急于询问,而是提出了这个建议。

            不多时,陆凡从外面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一进来就道:“苏姑娘,你找我......咦!你醒了!”

            之前远距离看了陆凡还不觉得,现在一看陆凡才发觉他整个人都瘦了不少,眼神中多了一份坚毅。

            这种改变让苏浅水感觉很是动容,一个人能发生这样的蜕变必然是经历了一些常人不曾经历过的苦难。

            苏浅水也相信未来陆凡必定不凡。

            “你来了。”沈清溪倒是对陆凡的变化没有太大的感觉,毕竟他这?#38382;?#38388;习武,自?#22909;?#23569;去指导他,?#36824;?#20004;人也约定好了,陆凡决不能向任何人暴露自己的身份。

            陆凡点?#35828;?#22836;,看向苏浅水时,目光有些激动,道:“苏姑娘,你的伤好了?”

            潜心习武的陆凡要不是这次特地被叫过来,还不知道要闭关到什么时候呢,所以对外界的事情都不太清楚。

            “是啊,好得差不多了。这次?#24515;?#26469;,是因为安康醒了,他在我们之前去勘察过鹿鸣村,才身负重?#35828;摹!?#33487;浅水微微一笑道。

            ?#23433;?#21487;能!鹿鸣村除非有村民带路,否则没有人能进入村内的。”陆凡直接提出了质疑。

            “按道理来说是这样的,可是你忘记了,刀疤和古郁就误入其中,误打误撞将你从村子不远处救了回来。”

            这话让陆凡陷入了沉默中,在他看来这么多年都没?#24515;?#29983;人能从外面进入村子,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。

            安?#21040;?#36807;了话道:“我去之前问过刀疤,他们是怎么找到你的。”

            一时间屋内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都静静听着安?#21040;彩?#20182;的遭遇。

            “刀疤是在村子不远处的山坡上发现你的,勘察小队?#30001;?#22369;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山下的场景,我根据他们描述的位置进入了鹿鸣村。”

            “其实我也不清楚是怎么进来的,只觉得眼前一晃,?#21543;?#23601;变了。哦对了,那山坡下面可以看到,所有的房子的朝向都是统一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进入了其中一间,里面很干净,但是里面东西却十分凌乱。像是被人翻找过。我又去了边上的一间房屋,一进去里面有两个走道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说的可是屋顶的砖瓦颜色很特殊的那个?”苏浅水突然开口问道。

            安康倒是一愣,回答道:“这,我倒是没有发觉。”

            “村长的房子,屋顶只有在?#40575;?#19979;才会变色。”陆凡沉声道。

            原来如此,苏浅水也不再多问,示意安康继续说。

            “我进了?#20063;?#30340;走道,是通向后院的,所有人?#23478;?#32463;断气了,随后我便去了左侧的走道。”

            “走道很长,看起来很是诡异,我点了根火折子往里面走了很久,直到我听到尽头处有异响,我本想上前看个究竟,谁知突然出现个黑影,要不是我躲避及时,恐怕我就不是一道伤口了,而是直接被拦腰斩断。”

            安康不怕死,但是回想起这段经历还是有些心有余悸。

            “你看清那是什么了吗?”沈清溪问道。

            安康是什么实力他再清楚?#36824;?#20102;,能把安康逼到绝境的,他还真想不出来。

            “没?#23567;!?#23433;康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那一击将火折直接打灭了,完全来不及反应。?#36824;?p>  说着安康摸了摸枕头边,道:“它在我身上留下了这个。”

            苏浅水几人忙凑上前去瞧,是一根黑色的羽毛,沈清溪接过来反复看了看。

            “这羽毛,好硬!”苏浅水也摸了摸,不由地有些好奇,这世上竟然有动物羽毛如此坚硬?那得是多大的鸟啊。

            于是苏浅水?#38498;?#20013;浮现出一只鸵鸟的样子,?#36824;?#38543;?#20174;?#35273;得不可能,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鸵鸟这种生物吧。

            再说这跟羽毛,通体都是乌黑的,虽说是羽毛,可是毛却锋利无比,稍稍用力一些竟然可以割破布匹。

            沈清溪内心则满是不可?#23478;椋?#38271;这?#21019;?#36824;没见过这种东西,该不会是什么珍奇异兽吧!

            几人围着羽毛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,只得作罢,沈清溪则是将东西小心地收了起来,打算找个时间问问博学多识的人。

            而苏浅水则是和陆凡、安康聊了起来,大概都是些所见所闻芸芸。

            陆凡突然从怀中拿出一枚戒指,这是老村长最后还要死死攥住的东西,问道:“你勘察的时候,有看到这枚戒指的戒面吗?”

            安?#21040;?#26524;了戒指,总觉得这枚戒指看起来好像有些眼熟,好像在哪里无意中看见过……

            可是想了半晌,还是一无所获。

            见状苏浅水道:“行了,安康才?#25307;眩?#35828;这么多也累了,这事我看一时半会研究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了,不如就让安康先休息着。等康复了,我们再去鹿鸣村一探究竟。”

            目前也只能这样了,安顿好安康后,苏浅水又把安然逗得面红耳赤,?#21028;?#22075;嘻地从里面出来。

            沈清溪很无奈地说道:“你怎么老是和安然过不去呢?”

            “怎么,我欺负你的小厮,你心疼了?”苏浅水调笑道。

            ?#21834;?#36825;都是什么跟什?#31383;。?#36825;女人怎么这么难懂。沈清溪也懒得跟苏浅水斗嘴,回自己?#39318;?#37324;去了。

           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苏浅水渐渐敛去了嘴角的笑意。

            她心头一直萦绕着?#36824;?#25381;之不去的感觉,自从知晓了鹿鸣村的事情之后,苏浅水心底里似乎总有个声音再告诉她,去调查。

            苏浅水素来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,可是?#27425;?#29420;对这件事始终念念不忘。

            夕阳的余晖洒在苏浅水的身上,将她的俏脸印的通红,苏浅水的眸子里似有一团火焰。

            这具身体,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?

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书架
          加入书架
          书页
  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?#25913;?/a>

          <mark id="aideu"><button id="aideu"></button></mark>

  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aideu"><menuitem id="aideu"></menuitem></listing>
      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aideu"><object id="aideu"></object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aideu"><delect id="aideu"></delect></listing>
              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